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32099香港最快开奖现场 >

我一直期望捕获裂隙之光——胡迁作品分享

  我一直鄙夷美化,但从来做不到完全不美化。美好的事物存在于期待中,而“期待”这种神赋予人的基因,究竟是救赎的意味多些,或仅仅是痛苦之源,这也无从分辨。文学与电影既是救赎,也是连接某个世界的通道,触碰到那些神秘和无法定义的情境,都会使人对周遭更宽容,以及纵使知道“期待”仅是基因里的一个错误代码,得到的结果也基本是灰败的,也仍会对每一段即将到来的遭遇有所憧憬。当我的电影被外力瓦解掉,之后我度过两个多月的绝望日子,同去年一样囤了许多朗姆,然后在西宁才发生了奇迹。我心怀忐忑与幸福,与偶像贝拉•塔尔导演相处了八天,这于我如同幽暗森林中的奇遇,那种感受如导言中所说:

  年初,我到了一个小城,走进一家非常难吃的面馆,面种是当地的特色“腌肉面”,但老板每碗要放半斤盐。三月份我去这家腌肉面旁的隧道拍摄一场戏,中途,面馆老板慢慢走到隧道里,撒了泡长达一分半钟的尿,这一分多钟非常漫长,让我停下来想一下自己在做的事有什么意义。老板提着裤子缓步走出来时,我仍然没有想通。

  拍完这部电影时,我也终于成了十几岁就一直梦想的作家,想在日志里记一笔,翻到了2013年的反思,那两年我断断续续玩了两千多局英雄联盟。

  为了让写作的生活规律些,我又有了养只狗的想法。七月中旬,我从通州狗贩子手里买到一只柴犬,通州的贩狗团伙是从上自下一条龙的欺诈服务,回家后小狗检测出犬瘟、细小、冠状,当时已预料到此狗必死无疑,如果联系狗贩子要求治疗或换一只,会进入下一个骗局。同时我一边关注着去通州买狗的青年人,有谁最后赢了他们。带着十个人去也是没有用的,唯一解决病狗问题的青年人,他的舅舅是个复杂人物,带了一百多人去了狗贩子家。我的想法很简单,上午和傍晚,可以在疲惫时同它一起去郊野公园,在长条木椅的树荫下坐一会儿。而狗在检测出疾病以后,在早上、中午、夜晚,我都要听着惨叫为它打针。每天上午,写作一会儿,接着去清理它吐出的虫子。这只狗叫马修,有天夜晚它狂吐不止,在照顾一整夜后我昏睡到第二天中午,它已经僵硬。其实在清晨,隐约中我似乎听到它最后的犬吠,但没有起床。

  在小说里,我会描述一些纯粹而美好的事物,大都只是瞬间,然而越发想去捕捉那些瞬间,与此作为对比的就是生活从未给过那些瞬间。痛苦无法解决。我一直期望捕获的裂隙之光,没有出现过。

  比如“马修”,看着它躺在报纸上和周围那一地虫子与针管,我也只能在《牛蛙》里,写它出现在树林里,有个能够照顾它的主人。我了解病狗进入销售链的整个过程,笼子,,针管。唯一一次遛马修,大概也是它唯一一次出现在室外,它兴奋而虚弱地跑起来,过了会儿,瘫倒在草丛里。真正的现实比我叙述的要残忍得多,这是真实生活的一只柴犬,人的状况充满着不可解读的黑暗和复杂。现代文明树立起了一道屏障,将真实存在与认知安全地隔离起来,这道屏障构建起了虚假的道德,廉价的察觉,并使人忘却了屏障本身的脆弱不堪。